1. <video id="5rxis"></video>

          <span id="5rxis"></span>

          <meter id="5rxis"></meter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當前位置:>>網站首頁>>佛山史話>>古鎮拾趣內容 調整字體大小: - -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粵劇“武探花”梁蔭棠
            在廣州八和公墓,已故粵劇名家梁蔭棠的墓碑之上,鐫刻著“奇人奇藝,一代宗師”八個大字,這是對他生平藝術成就及其影響所作的高度概括。梁蔭棠,這位粵劇藝壇上有“武探花”之稱的著名演員,在珠江三角洲家喻戶曉,深入民心 。更以飾演《趙子龍催歸》一劇中的趙子龍一角享譽劇壇。
            梁蔭棠原名梁蔭雄,1913年出生在佛山普君墟一戶貧民家庭,他自幼喪父,母親靠打紗來維持日常艱難的生活。年僅7歲的梁蔭棠不但沒有上學讀書的機會,且因生活所迫,到茶樓當“洗碗仔”。舊社會的茶樓,每天都有女伶演唱粵曲,悅耳的樂曲,悠揚的唱腔引起梁蔭棠極大興趣。他經常一邊洗碗一邊跟著哼唱,長期耳濡目染,不但經常模仿著學唱一些曲子,還到祖廟集市買了一支廉價的喉管學著吹奏,為艱辛而又枯燥的打工生活增添了無窮的樂趣。10歲時,母親在貧病交迫中去世。五叔梁炳可憐他孤苦無依,把他從佛山接至廣州一間店鋪當小雜工,日間打工,夜宿柴房,飽受辛酸。柴房隔壁,住著—位通曉粵曲的“盲公”,梁蔭棠就常向“盲公”學唱粵曲,得益不淺。粱蔭棠成名后曾說過:“我有11個師傅,盲公是我第一個未正式拜師的師傅﹗”。他的堂兄是著名喉管演奏家梁秋,發現他不但嗓音雄亮,韻味醇濃,而且還會吹喉管,12歲那年,就把他領了出來,跟隨自己在廣州“新春秋”班學音樂。自此,梁蔭棠與粵劇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后來,他轉跟男花旦馮小非學藝,1年后,他終于在“鈞天樂”劇團當上馬旦,并改名為梁蔭棠。由于勤學苦練,年紀小小的他,唱、做、念頗見功夫,均得前輩好評,也被人們親昵地稱為“雞仔蔭”。及后他又在“日月星”班學藝,為粵劇五大藝術流派之一“桂派”的創始人、金牌小武桂名揚賞識,收作門下弟子,專攻小武(文武生)行當。桂名揚對他要求極其嚴格,在名師的悉心栽培下,梁蔭棠很快便在粵劇行初露頭角。
            過去粵劇盛行武戲,為了演好有陽剛之氣,作風硬朗的小武角色,梁蔭棠還專門行三跪九叩之禮,拜著名國術師傅陳斗、程鈞俠為師,學習氣功和武功。練就了“臥刀床”、“心口碎大石” 、“火燒背”等絕技。十八歲時梁蔭棠隨劇團赴越南演出,當第三小武,兼做花旦戲。二十歲時,他有幸與與陳錦棠合作,成為他一生重大的轉折。陳錦棠武功造詣很深,精通南北技藝,在粵劇界有“武狀元”之稱。他虛心拜陳錦棠為師,以過人的毅力刻苦學習,因而進步神速,當年就升任為正印小武。由于他鍥而不舍的努力,并將南派武術之精華及氣功有機地融入小武表演藝術,精彩絕倫的武術真功夫使人耳目一新。他所演的首本戲《趙子龍催歸》、《盜御馬》、《周瑜歸天》受到行內注目,梁蔭棠之名迅速崛起。后再度跟桂名楊合作,又得桂的指點,演技再進。廣州解放后,他與靚少佳組成“新世界粵劇團”。當時,其他的劇團無不是以生、旦、丑為臺柱,而“新世界粵劇團”卻以精通武藝的演員為臺柱,創建了最具南派武打特色的粵劇團體。1952—1958年間,作為劇團正印小武,他先后為“勝壽年”、“冠南華”等名班臺柱。1959年,他加入佛山地區粵劇團,更使他如魚得水。粵劇在佛山地區群眾基礎深厚,在舉辦青年粵劇訓練班的基礎上,率先成立全國第一個青年粵劇團,率先在地區一級成立擁有九個演出團體的佛山粵劇院,并率先在港澳和世界各地開展文化交流演出,得到周恩來、郭沫若、田漢等領導的嘉許。梁蔭棠歷任佛山地區粵劇團副團長、佛山地區粵劇院院長等職,言傳身教,扶掖新秀,培養了曾慧、梁廣洪等卓有成就的大批俊彥之才。他刻苦學習的作風,對藝術執著的追求,感染和影響著一代代藝術青年,成為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            梁萌棠曾任廣東省第一至第四屆政協委員、中國戲劇家協會廣東分會理事,佛山市第四、第五屆人民代表,佛山市政協委員,中國同盟佛山市委員,佛山地區文聯副主席等職。他積極參政議政,對我市的大政方針,尤其文化藝術工作方面提出過不少合理的建議。他十分珍惜人民給他的榮譽,所有證書都一直珍藏著。
          梁蔭棠演戲以小武為主,但在多年的實踐中,他鉆研過多種角色,戲路較廣;他的武功以南派為主,充分發揮南派硬橋硬馬和腰馬功的特點,吸收北派腰腿功的長處,行內人尊稱他“一哥”。他敢于打破過去粵劇十大行當表演程式的局限,博取眾長,表演藝術多姿多彩,如少達子在《六國大封相》的坐車表演出色,梁蔭棠就拜他為師;薛覺先是“萬能泰斗”,戲路很廣,梁蔭棠又拜其為師;為了練好武功,他還虛心向周峰、周標等武術名師學習,“三節棍”、“單刀”、“醉拳”、“洪拳”、“蔡李佛拳”都耍得非常出色。每當劇團在戲院門口貼出“今晚梁蔭棠加演三節棍”,立即全場爆滿;他獨樹一幟的“鑼邊花”表演師從桂名楊,但青出于藍,與鑼鼓槌槌緊扣,更加干凈利落,一直為人所稱道;唱腔繼承了桂名揚運腔不長,吐字清晰,節奏感強的特點,融合了新馬師曾的韻味,何非凡的悠揚,形成了獨具個性特色的小武腔。他從藝五十多年,成功塑造了武松、林沖、周瑜、楊令公、郭崇安、趙子龍等許多正氣凜然、栩栩如生的古代英雄形象,所演《七虎渡金灘》、《怒碎紫金牌》、《時遷盜甲》、《趙子龍催歸》等名劇更是家喻戶曉,膾灸人口,贏得“粵劇武探花”的美名。
            看過粵劇《趙子龍催歸》的人,都會為飾演趙子龍的扮相、武功、唱腔而拍案叫絕。該劇原為“金牌小武”桂名揚的首本戲,梁蔭棠在功架戲上注入南派武功,注重人物內心的刻劃,動作快中見穩,穩中透勁,剛柔并濟,表演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有“翻生趙子龍”之譽,《趙子龍催歸》從而成為他的代表作。1978年,梁蔭棠以六十七歲高齡,重新整理演出了《趙子龍催歸》。“甘露寺”一場,趙子龍踩著[鑼邊花]出場,然后以英姿勃勃的功架,與斬釘截鐵的鑼鼓配合得天衣無縫。一開始就先聲奪人,那威武的氣勢緊緊吸引著觀眾。接著唱出的[霸腔滾花]字字鏗鏘:“俺趙云肩頭上,放下了千斤重擔,俺保得主公過江,要保得主公回還”。道出了他此行責任重大。當他發現甘露寺兩旁甲兵四伏,內心自然十分焦急。這一段戲,梁蔭棠氣宇軒昂的亮相,利索的車身、做手,尤其在見到劉備時,背對觀眾,靠頭盔、背旗的抖動來表現人物心急如焚的心情,比起師傅桂名楊也毫不遜色。“梁蔭棠現代劇也表演得非常出色,如《九件衣》、《鬧海記》、《節振國》等,至今仍為后人津津樂道。
            梁蔭棠臺上威武勇猛,正氣凜然,臺下一樣嫉惡如仇。他年輕時常在廣州陶陶居品茗,有一次,一群流氓來挑釁,他憑著過硬的真功夫,以一敵七,把這伙流氓打得哭爹叫娘。其中一人嚇得慌忙從三樓窗口跳下逃走,梁蔭棠眼觀六路,一個箭步越過窗口,跳下去把他抓住。圍觀的群眾看到這伙害群之馬威風盡失,無不拍手稱快。又有一次,梁蔭棠演出后獨自經過二沙頭返回住地,背后突然竄出四個流氓持刀搶劫。只見他氣定神閑,左一記南拳,右一下北蹆,把流氓通通打翻在地,這伙流氓馬上跪下叩頭求饒。至于他與國民黨兵痞、澳門殖民地警痞等惡勢力進行不懈抗爭,更是有口皆碑。
            身為劇壇名家的他,梁蔭棠雖然是鐵骨錚錚的漢子,對徒弟學藝要求十分嚴格,但生活上卻是關懷備至。尤其對出身貧困的跑龍套演員,每逢寒冬,他都會用自己的工資,買棉衣送給他們御寒。有兩個祖籍廣西的徒弟,成婚后沒有再隨團,當梁蔭棠得知他們在當地生活非常困難,便每月給他們寄上生活費,直至臨終之前,仍念念不忘交待小女兒梁智理繼續完成它的心愿……。
            1979年9月,梁蔭棠因病在佛山去世,粵劇界把他安葬在綠樹成蔭的廣州粵劇藝人公墓——八和公墓。梁蔭棠雖然去世已經三十年,但是,他精湛的藝術,高尚的藝德仍長駐人們心中。

          參考資料:
          1、(關鍵兒《“武探花”梁蔭棠》,載《粵劇春秋》,廣東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。
          2、梁蔭棠女兒梁智理、徒弟紫蘭青口述資料。


              (撰稿: 黃衛紅 )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粵ICP備05076851號 @ 2002-2017foshanmuseum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粵公網安備 44060402000200號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青春草针对绿色华人cao